主日學入门:旧约精览7⃣️當人抗拒神的時候(云连接)

主日學入门:旧约精…

第七课: 当人抗拒神的时候

当神惩罚罪的时候,祂的目的是要救赎。

在我们今天 所要学习的经文中有两个例子,彰显了神的救赎与拯 救,就是北国和南国的失陷。神的救赎往往是不容易 从祂的惩罚中辨别出来,但这些目的和证据会随着救 恩历史的展开而彰显出来。

在1968年的五月22日,美国海军潜艇天蝎号于一 次海难中沉没。 天蝎号的一只常规鱼雷被意外地引动了,随 时会发生爆炸。为了拯救那艘潜艇,艇员只好把那鱼雷发射 出去,然而它却转成完全攻击的状态,寻找它最近的射击目 标,就是天蝎号自己。现在沉没在大西洋海底的天蝎号,是 被自己的武器所击沉的。  

这岂不是神惩罚罪恶时的情况吗?神容许我们的罪在人 生中发展,以造成罪惩罚的结果。我们可以说是自食其果。  

有人曾说,我们不是因罪被惩罚,乃是被罪所惩罚。以 色列和犹大无力保卫自己的国土,因为他们拜偶像的罪,使 他们失去了在神所赐的土地上,作为神的选民的身份。  

今天这一课,要重述以色列和犹大沦陷在外力入侵的悲 剧。在上一周的课文中,以色列王大卫不能为神建造圣殿, 但神却要为大卫建立他的王朝。神也应许大卫,他的子孙会 不断地承继他的王位。神告诉大卫,若他的后裔犯罪,神会 惩罚他们,但神不会以对待扫罗的方法一样,把他的国度取 回:「你的国位也必坚定,直到永远」(撒下7: 16)。神与 大卫所立的约,一直到他的后裔弥赛亚耶稣,才最终得以成 就。  

大卫的儿子所罗门,是被拣选来建造圣殿的。圣殿经七 年的工程,终于在所罗门统治下的第十一年建成(王上6: 38)。因此,圣殿完成的年份是公元前九百五十年。  

在今天我们所读的经文中,将会见证着两个毁灭:

(1)北国和它的首都撒马利亚在公元722年被毁;

(2)耶 路撒冷和所罗门的圣殿于586年被毁。

北国的结束(王下17: 5-19
所罗门死后,王国便分裂成为南北两个政权(约公元前931年)。耶罗波安是北国一位年 轻的王,他认为若他的人民每年都到南部的耶路撒冷去礼拜三次,两国很快便会复合起来。他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,便是在北部但和伯特利建造一些敬拜的地点。

先知的审判并不是因为耶罗波安改变了敬拜的场所(请参考方块内介绍有关申命记的史观),乃是因为他在但和伯特利安置了金牛犊来帮助人们敬拜耶和华(王上12: 26-30)。  

这些偶像牛犊是用来帮助人敬拜神的,它们是用来代表希伯来所信仰的一位看不见的神。但 此举却破坏了十诫中的第二诫,「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,也不可作什么形像,仿佛上天、下地、和地底下,水中的百物」(出20: 4)。

耶罗波安以人造之物代替了神,陷百姓于罪中,犯了诫命敬拜偶像。后来的王也跟从了耶罗 波安的做法。请留意具有先知意识的史家如何描写北国在耶罗波安统治后的情况(王上15: 25-26,33-34;16: 25-26)。

他们用物质的偶像来替代神,距离敬拜别的神不过只差㆒步而已。以色列人在他们最邪恶的

经文研讨

列王纪下17: 5-19

列王纪下24: 1-4,18-20

王所统治的时代,正是发生了这种事情。亚哈王便是从偶像崇拜转变成巴力崇拜(王上16: 30-33。他不单敬拜巴力,更娶了巴力崇拜的教士耶洗别 ,把850巴力和亚斯他录的先知带进来,以 政府的金钱来供养他们(王上18: 19)。  

以色列的最后一个王是何细亚(王下17: 6)。这个时代的以色列是亚述的附庸国。何细亚尝试带 领以色列挣脱这种关系。他与埃及联盟,拒绝向亚述进贡。亚述的反应非常快,公元前725年亚述 王撒缦以色率军围攻以色列的首都撒玛利亚(17: 3)。 三年后,也是撒珥根二世承继了撒缦以色后数月,便把首都攻占。

何细亚的名字好像一个讽刺,因为它的含意是 「拯救者」。它是约书亚这个名字的另一个写法( 民13: 8,16)。当以色列民定居在他们新占的土地时,第一位约书亚便是他们的领袖。但当以色列民 连根地从他们的地方被拔起时,第二位约书亚—何细亚—治理着他们。  

这就是北国的结局。在那个旧首都的地区,被 称为亚述的行省撒玛利亚(请参考方块中的介绍)。撒珥根二世掳走了一些人民,然后再从别的地区运进了一些被掳的外族人,迁徙他们到北国的区域内。

列王纪下17: 7-18节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说明什么是申命记的史观。对于申命记的史家来说,破坏和被掳就是对以色列长期不忠于神的应得 惩罪。两卷列王纪撰写的目的,是要彰显对神尽忠是神子民生活上的一个重大原则。以色列的败亡,正说明了这一点。

犹大接着的败亡,是第二次证实忠于神是神子民应尽的责任。17: 19便引进了这一个证明,即使犹大也没有坚守神是他们唯一的主的命令。他们也步了以色列的后尘。

邪恶之王使犹大滑向灭亡(24: 1-4

列王纪下的第17章至24章之间有120年之久,而其中世界的权力发生了转移。在第十七章,世界的宗主是亚述国。它位于米所波大米亚的北面(现今伊拉克以北的无飞行区)。第24章开始时,巴比伦在尼布甲尼撒王统治下,于公元前605年迦基米施之战中打败了埃及 和亚述的联军。尼布甲尼撒容许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仍然留在位上,换取约雅敬的联盟。

三年后,约雅敬反约,但在巴比伦讨伐大军到达前便死去了。他的十八岁的儿子约雅斤继位三个月,便向尼布甲尼撒投降,并与一万犹太精英被掳去巴比伦,留下来的都是贫穷和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人(王下24: 14)。那年是公元前598年。

申命记的历史
圣经学者已发觉申命记 和处理历史的手法,显著地 历史的手法,显著地影响着旧约的其 他书卷,包括约书亚记、士师记、撒母耳记上下、和列王纪上下。申命记的史 观是「先知历史」―是从先知审判的角度来看历史。

约书亚记、士师记、撒母耳记和列 王纪对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直至他们 被掳到外邦,都不是要给与一个现代客观的历史记录。反而是,这些书卷都在回答着一个问题,神为何容许祂的子民 被掳到外邦去?那个 掳到外邦去?那个答案是,他们都是自作自受的。他们犯罪,所以神的审判 临到他们。

撒马利亚与撒马利亚人

撒马利亚与撒马利亚人自从公元前722年以色列亡国后,北国旧首都周围一带成了亚述的撒玛 利亚行省。那里的人口是由北部十个支派,并加上由撒珥根二世带来取代被掳者的人所组成的。

撒玛利亚人是   

撒玛利亚人是用来称呼那些与被带 进来的外族通婚,并混杂了信仰的人的 名称。自从公元538年犹太人从被掳归回,他们就拒绝撒玛利亚人所给与建 殿的帮助。

撒玛利亚感到被犹太人无情的拒绝,和不信任,使他们产生了仇恨,并在 耶稣的时代达至爆发的阶段。新约时代 的犹太人若要由加利利到耶路撒冷,甚至不从撒玛利亚经过。

犹大最后之王与陷耶城之悲剧(24: 18-20
尼布甲尼撒使「贤君」约西亚的最小的儿子西底家接续侄子约雅斤作王。西底家持续九年都对尼布甲尼撒王效忠。然后,他便倾向于亲埃及的集团。先知耶利米极力反对西底家的反叛。

巴比伦的耐心已到了极处,尼布甲尼撒王经过两年的围攻,终于决定铲除犹大这个反抗的根源,并毁灭耶路撒冷,拆毁了圣殿。列王纪下25: 1-21叙述巴比伦所造成的破坏。

25: 2-3简略报导了围城的情况,但在耶利米哀歌4: 1-20里的诗歌,就是强调 这件事情。

列王纪是从所罗门的权力上升和他的荣耀开始的。它却以「锡安的女儿」倒卧在她荣耀的灰烬上的图画作结束,呼喊出,「你们一切过路的人哪,这事你们不介意么?你们要观看,有像这 临到我的痛苦没有,就是耶和华在祂发烈怒的日子使我所受的苦?」(哀1: 12)

然而,为何这悲剧要降临呢? 「因此耶和华的怒气在耶路撒冷和犹大发作,以致将人民从自己面前赶出。 」(24: 20诘问在什么情况下,以色列人所受的惩罚可 以不算为惩罚而惩罚呢?救赎的目的将会是如何的呢?

申命记的史家给了以下的答案:如果以色列 民离弃神而转向敬拜别的神祇,而神却不惩罚他 们,则神如何能借着大卫的后裔,为全世界带来救主,完成祂救赎的计划,赐福给世人呢?如果没有一个民族与耶和华联合,就没有一个民族可以被神使用带来弥赛亚。

当你读约书亚记、士师记、撒母耳记和列王 纪的时候,你会觉得这些书卷都好像是一篇大讲章,要你「向你的过去学习。若你不忠于神,便会招来诅咒。但若你忠于神为你所立的约,你便得到祝福。 」

自从被放逐之后,我们便找不到以色列人敬拜外邦的神祇的记录。被掳不过是暂时住院,接受治疗,目的是救赎他们,医治那危害生存的拜偶像之病,预备承担他们的使命,就是以赛亚所 说,要成为「外邦人的光」(赛49: 6)。

1. 你认为申命记史家会如何论及我们的国家呢?

2. 神如何让罪本身成为我们犯罪的惩罚呢? 

3. 这个惩罚是带有救赎性吗?如果是的话,那将如何呢? 

问题讨论

犹太人

「犹太人」这个名称,是希伯来文Yehudhi的缩写或改变而成的,其意思是「属于犹大支派 的人」。因为犹大是被掳后十二支派中剩下的 一支,并且还能保有他们作为亚伯拉罕的后裔的特色,便从那时起被称为犹太人。

两位贤君
约西亚是申命记史家们在只有两个 给与好评的王中之一(王下23: 25。他自公元641至609年统治犹大 。他死在与法老尼哥之战中。法老尼哥要设法阻止约西亚加入亚述在迦基米施战役中的联盟,帮助巴比伦获得世界盟主的地位(王下23: 29)。

一个也获好评的王是希西家,他 是较早于约西亚统治犹大的,是由公元前716至687年。但是他的儿子, 玛拿西,却以犹大中最邪恶的王著名。

从太初便有神,一直至永远。  

旧约在不同的处境,并由不同的作者重覆一个主题,就是神创造了世界和人类, 而且祂一直在管理着一切。更有进者,神不是空想的神,祂是很愿意参与其百姓生活 的神。祂是全世界的神。祂一开始便选择在某一个具体的群体中工作。然而,祂的计 划经常是普世性的,并蓄意包括世上所有的民族。我们可以在第三单元中看见这些信 息的摘要。  

在以色列的历史中,一方面被神所带领,又被祂所祝福,却很早便出现着不单经 常想要忘记神,更要反叛祂。他们敬拜别的神祇,走自己的路,我行我素。神借着先 知来警告他们。其中四位最伟大的先知就是阿摩司、何西阿、耶利米和以赛亚。  

从大卫和所罗门的鼎盛期,以色列人的漠不关心使国势滑转低落。北国和南国一 同失陷,圣殿被毁,以色列民便一落千丈。然而,神却依然帮助他们。不错,他们必 须为罪的后果负责任,但惩罚将会转成为救赎。  

  

 

 

petert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