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证篇53.你有容貌焦虑症吗?王东莉

见证篇53.你有容…

轻音乐在本文末,请点:

好看的人才有青春?你是女神还是女神身边的女汉子?你惧怕老去、变丑吗?你嫉妒闺蜜的美丽吗?我接触过不少高颜值明星,诚实地说,没遇到一个真对自己容貌满意的人。被欲望所定义的美的标准,使心灵忧伤。在容貌焦虑背后,隐藏的是人对自我价值感知的不确定。

夏季已至,全方位考验外表的季节到来了,不仅考验颜值,也考验身材。在这个愈演愈烈的看脸时代,人们对自己和他人外表的要求日益苛刻,“颜值即正义”的强势价值观会让多少人的容貌焦虑症再次发作呢?

24 岁的晓悦告诉笔者,“颜值”已然成为她们 90 后职场间最热门的话题。她的同事,有的从来不敢素颜上班,有的每天出门前要花两个小时化妆穿衣,还有的出门永远穿高跟鞋,即使脚再不舒服.而每个大学新生入学前的暑期,大批父母支持孩子去做微整,这已经成为入学前新生消费清单中的一项开支。据某美容整形平台发布的《2016 医美白皮书》称,2016 年中国医疗美容的规模已达 7963 亿,比上年增长了近 20%,该平台还乐观地估计,2019 年这个数据将突破万亿。

我们在讨论颜值的时候,究竟在讨论什么?美国心理学家罗洛 · 梅说 :“时代变换时,当旧的价值观是空洞的,传统习俗再也行不通时,个体就会感到特别难以在世界上发现自己。”别人的所是所为天天挑战我们的所是所为,在对容貌的焦虑背后,隐藏着更深层次的个体对自我价值感知认定的焦虑。越美丽越恐惧?

姚姚,26 岁,公认的高颜值。笑靥甜美,眼如点漆,办理护照采集照片时,被工作人员两次确认有没有戴美瞳。提起自己的过去,姚姚坦诚地分享 :“我曾经爱美,视容貌如命。”

小时候的姚姚,在容貌出众的姐姐的光环笼罩下长大。姐姐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男孩,还常有以讨好姚姚来接近姐姐的男生。有一幕情景姚姚记得很清楚,有一次,妈妈的朋友看见她们姐妹俩,大声地说 :“哎呀,你们家老大真好看,老二也…呃…很聪明…”小姚姚很受伤,她开始努力学习,表现自己的懂事聪明,但这些方面得到的喜爱称赞填补不了她对美的渴望,她想像姐姐那样在人群中被看见,被簇拥。

上高中时,她的美终于显露出来。那时的她常常对着镜子,刻意训练自己的眼神和举止,穿着打扮也开始从小女孩转型学姐姐扮成熟。姚姚成功了,“我终于像姐姐一样也被很多人环绕,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注目,好多人都来赞美,我也逐渐接受所谓的大众理念 :女孩子只要脸蛋美、身材好就够了,这就是生存最好的武器。”

姚姚在众星捧月的虚荣中忘乎所以,但安静下来她却感觉空虚,甚至害怕。“当许多人把你捧到一个位置后,你会舍不得下来,也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美丽不再、不能再利用优势去获取存在感会是什么光景。”

大学时期的她就处于这种恐惧中,尝试各种节食方法,甚至以吃药来保持身材。平常宁肯不吃饭,也要省下钱买漂亮衣服,虽然买回来很多都没怎么穿。大把大把地花钱,各种面膜、昂贵的护肤品牌都往自己脸上试。“我想应该大多被捧为女神的女孩内心都有着深深的恐惧,惧怕老去、变丑,拼命地想留住美丽。”

曾在女性杂志工作的经历,让我接触过不少公认的高颜值模特、明星,诚实地说,没遇到一个对自己容貌真正满意的人。“魔镜,魔镜,告诉我,谁是最美丽的女人?”白雪公主后妈的这个焦虑之问,几乎藏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。自己的罪性其实领受不了美貌好看的人才有青春?晓悦从小就很羡慕长相漂亮的女孩。

从小学到初中,她有一个非常要好的闺蜜,两人一起上学一起玩。晓悦长相寻常,五官毫不起眼,而闺蜜皮肤白皙,眼睛虽然不大,但细细长长地很柔媚,当时大部分女生都扎个马尾辫,她却喜欢把长发飘散下来,回头率极高。每每两人走在一起,闺蜜自然会引起许多人关注和夸赞,而站在旁边的晓悦,则被晾在一边。

晓悦从小比较羞涩,是那种跟男生说句话都会脸红的女孩。而漂亮的闺蜜身边男生如云,她一度十分嫉妒。“当我发现我一直暗恋的那个男生也开始对她有好感的时候,我甚至对她产生过怨恨。”

在闺蜜身边当绿叶的日子,让晓悦深深地意识到 :漂亮女孩走到哪里都有人喜欢!

她开始对镜子里那个相貌平平的自己越来越挑剔,开始刻意地装扮自己。每天早上上学前,都要精心挑选衣服,甚至扎个马尾辫,都得在镜子前摆弄好久,偶尔还偷偷地用大人的化妆品往自己脸上涂。“那时我最喜欢做的梦就是,有一天我能够像童话中的灰姑娘一样,魔法般地变成超美丽的公主。”对颜值的追求,成为晓悦学习之外最重要的事。

等到进了大学,晓悦惊讶地发现,对颜值的过分追求竟然这么普遍。她有一个同班同学,身材匀称,面目姣好,如果实在要挑剔,就是皮肤稍微黑点。这导致她大学四年一直对此非常焦虑。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尝试几乎所有能找到的美白方法上 :美白偏方、美白面膜、美白护肤品、美白茶……天天就在宿舍里琢磨这事,后来均以失败告终。

教会里一个姊妹对我说,相貌平平的她上大学时非常自卑,买了很多漂亮衣服装扮自己,但怎么也比不过天生丽质的闺蜜,只好乖乖在女友身边当绿叶,看着仰慕者环绕的女友,傲娇放纵,伤男无数。信主后,她很接纳自己的外貌,她对我说,感谢上帝让自己不美,自己的罪性其实领受不了美貌,“如果我像闺蜜一样美,该多骄傲,多放纵,肯定要多犯许多罪”。

每个人都是上帝独特的创造,一切都甚好。但当我们被罪捆绑,既无法感恩地领受“美”,也无法看到“平常”里上帝的深意。当美不被视为上帝的恩赐被感恩地领受,就会被视为获得认可甚至猎取利益的武器。这样,美就从上帝的赐福,变为令她们不安的来源,在群体之中,美也成为酝酿骄傲、嫉妒、争竞的罪之渊薮。

单一美的标准让心灵陷入忧伤“想让他眼里只有我一个,去做了网红套餐。结果奇妙地发现他甩了一个我,还有千千万万个类似的我。”这是网友调侃这几年流行的网红脸的段子。总有一大批女性每天虔诚地计算卡路里、节食、做运动,各式减肥方法成为生活的最高指南,纤体被视为一生的奋斗目标。离开创造主后,人在不同时代所建立的美的标准体系都以自我为中心,混杂着眼目的情欲、肉体的情欲,单一易变且忽略灵魂。他坦言标准模特只是迎合摄影师和客户的需要做出各种造型,并没有表达自己。相反,自己作品中肥胖的模特儿却是自我的表现,体现人的本质。

以前笔者采访过一位 80 后设计师司玮,她对容貌的问题有过反思。曾对自己的容貌不接纳的她,通过对上帝话语的了解,认识到每一个人的存在都是上帝的恩典。上帝是最伟大的艺术家,如同没有一片叶子是完全一样的,每一个女性都有独特的美,本身没有可比性。“那些大眼睛、高鼻梁、细腻的皮肤才是唯一美的标准的说法,是迷惑人心的谎言,会使心灵陷入很大的忧伤。况且耶和华看人不是看外貌,而是看内心。”

还记得当年初到杂志社,第一次和同事跟模特拍服装片的情景。几位年轻模特身高 1 米 78 以上,一水儿的精致小脸,看着她们摆着各样 pose 的完美身材,还是很具震撼力的。混迹其间,恍惚之中我居然产生了“我们这样的姑娘活着还有意思吗”的想法。

不过收工时心情逆转了,因为听到模特们换衣服时的闲聊。一个身材较高的姑娘轻蔑地提到拍完片离开的另一个姑娘,“那个 1 米 78 的矮个儿”,随后混杂着粗口聊起她交往的富二代的八卦。那一刻我明白了:一是美丽的评价基准不一样,模特们的确是靠颜值吃饭的 ;二是评价一个人,思想和修养是更重要的衡量标准。

随后,更多熟知媒体工作程序里那些为让模特明星看起来更美的手法—“把小腿修瘦一点”“这张看起来有双下巴,修掉!”“这个模特眼袋太大了……”再加上业内整容的普遍,大众眼中所看到的美丽绝非真实的丽质天生,而是带着许多包装的流水线产品,就像方便面袋子上印着那句:

从颜值下被释放的自由我们过分关注颜值的背后,深藏的是一颗渴望被爱、被接纳的空虚、不安、焦灼的心。容貌只是一个我们满足内心真正的渴望所使用的工具罢了。”晓悦在大学时参加了学生团契,她在《圣经》的真理中找到了困惑多年的答案。

这个发现也符合姚姚的体会。上大二时,因为经常喝酒、熬夜,再加上各种折腾自己外表的试验,姚姚身体虚寒,面色发灰,脸上开始疯长痘痘。这对她这样一个视容貌如命的女孩子来说,几如晴天霹雳,而这也成了她改变的开始。姚姚自小随家人去教会,大学时偶尔也会去教堂,但我行我素,有时穿着吊带短裙就去礼拜了。一天晚上,一个弟的批评震醒了她。他批评姚姚骄傲虚荣,过度追求美丽,特别喜欢别人围着自己转。姚姚很不服气地回了句 :“我有这个资本!”弟兄回她 :“你现在有的美丽不都是上帝给你的,上帝要拿走还不容易吗?”这句话震到了姚姚心底,一贯仰仗颜值的她回到宿舍摸着长痘痘的脸,窝在黑暗里大滴大滴地落泪,她求上帝不要拿走自己的容貌,求祂赦免自己一切的罪孽。

姚姚开始频繁去教会,读经、祷告、团契。她意外地发现,大家对自己真心相待。“原来不美丽也可以得到爱和认可,我以前从来不知道。” 她开始慢慢收起耀眼性感的衣服,穿上得体的服装,不再害怕失去美丽。而就在这个过程中,她的皮肤一点点好转。当别人再对美丽的她献殷勤时,她淡然处之,“心里终于清楚,他们需要的也不过是一个撑面子的花瓶,我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青春去给别人长面子?努力做一个上帝喜悦、有美好内在的人才更有意义。”

晓悦坦承,从小就被父母拿来和别人家孩子比来比去,自己不仅在容貌上,在其他方面也容易自卑。“当我开始转向上帝,承认祂是主,祂是我唯一的满足,并邀请祂登上我心灵的宝座时,我经历到不可思议的平安、喜乐。我再也不用费劲心思装扮自己,再也不用为自己外表平平焦虑痛苦,因为我在上帝那里找到了真正的价值。尽管我是一个满身污秽、卑微渺小的罪人,祂按着我的本相接纳了我,并为我而死。这样奇妙莫名的爱终于释放了我,使我尝到了上帝儿女真正的自由。”“美丽这回事, 是灵魂终于懂事”《圣经》中记载了好些容貌美丽的女子,如撒拉、利百加、书拉密女。美丽本身并非罪,但比起美丽的外表,帝更看重我们内在的品格与性情。

香港著名女星、玉女掌门人周慧敏,信主后首次推出福音大碟《HIM》,里面有首歌名为《美丽》,应该出自她对以美为价值偶像的过往的反思 :“有人在看着镜子,内心有一些故事,感觉尴尬忧郁,为了别人的无知。起伏无常的日子,各在不同的位置,为了外在更标致,忘了上帝的意旨。”那些以美为上升通路时带来的痛苦、忧郁,会遗失生命本身的光芒。

如今的姚姚依然喜欢美丽的衣衫,却不再追求性感与耀眼;依然爱惜面容,学会了养生自制面膜,却不再疯狂砸钱;依然希望自己在人群中被人看到,但更希望是因为自己的气质和平安喜乐的能力,而不是容貌。“总有太多诱惑在身边,总有人在蛊惑煽动:你要珍惜这几年的美丽,嫁个有钱人、你再瘦点更好看,但他们所说的道路看似鲜花满布,最终是不断地滑落和无尽的空虚。一个女孩惟有靠着上帝才能永远美丽,那是发自内心的美丽,带着无法抹去的光芒。

”晓悦再回想往事,感慨自己年少时太傻,在无意义的事上浪费了太多精力。真正认识主之后,对身边颜值高的同事或姊妹,她有时也会有些嫉妒,但比起之前还是长进了很多。几年前,她配眼镜的时候,得知自己已经高度近视,不可能做手术矫正了,一度非常沮丧。上帝这样安慰她:今生很短暂,将来会有更美的复活。原来多年前的灰姑娘梦,可以在基督里戏剧般地实现!

现实中,她这个“灰姑娘”在上帝眼中并非善良无辜,而是满身污点 ;耶稣这位“王子”却百般忍耐、甘心降卑,视她为最美的新娘。她已不再过度关注外表,因为她看见敬畏主、尊崇主的人脸上,会呈现出这个世界不曾有过的、独特的美丽。是的,那种在基督里生命的荣美,才是最值得寻求的。

正如周慧敏唱出来的体悟:“美丽这回事,是灵魂终于懂事,眼看温柔,嘴唇写诗,纯粹的笑容,是雨过天晴一道彩虹。美丽这回事,就是洗涤心灵瑕疵,刚柔并重,祝福成诗。每个人每张脸,生命始终相连,随着爱而行才不会过眼云烟。”在上帝手中,因罪的瑕疵被洗涤而终于懂事的灵魂,有着温柔与爱、刚强与能力,那样的生命之美带着恩典的暖意,祝福着家人、朋友、邻舍与社会,那样的生命之美是如此炫目,令人难以置信。

petertong